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被拐被骗 > 陕西9个月解救被拐受害人39名 6名被拐受害人认亲

陕西9个月解救被拐受害人39名 6名被拐受害人认亲

2019-08-07 20:26

赵明明见到亲生父母时一家人泣不成声

昨天,在郝笑笑、葛昭、张媛、代军、赵明明和何小方六个人心中,见到离别快30年的亲生父母之后,流下的眼泪,就诉说着喜悦和团圆。 11月22日上午,咸阳市公安局举办“让爱团圆,警徽照亮回家路”认亲仪式,6名出生于咸阳的被拐卖受害人在警方打拐DNA信息库的帮助下,终于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六个孩子,虽然来自不同的家庭,成长中却共同经历过不幸——被拐卖。那时候,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2岁,最大的也才4岁。 第一个家庭 照完全家福十天后孩子丢了 粉红色上衣、方口鞋,这是赵明明丢失时身上的穿着。这一身,母亲冯芹记了27年。姐姐赵莹莹因为带着弟弟出门却没有把他带回来,自责了27年。昨天,一家四口拥抱在一起放声痛哭,所有的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 1991年的正月初八,一家四口特意跑到照相馆,照了一张黑白的全家福。之后,姐弟俩也照了一张合影。十天之后,姐姐带着弟弟去集市上玩,因为人太多和弟弟走散了。等全家人找来的时候,弟弟再也没找到。那天,原本一家人要坐在一起吃饺子。那张全家福,成为了全家人唯一的一张合影,也成为了寻人启事上的线索之一。 赵明明回忆,小学四年级时他就听周围人议论他身世,萌生了找寻亲生父母的念头。但是因为丢失时太小,对于过去只记得自家离水果店不远,小时候有一个玩的很好的小伙伴。 后来,赵明明主动找到警方,提供了个人信息并采了血样。通过DNA比对,找到了亲生父母。时隔27年,母亲摸着赵明明左脸上的一个伤疤,动情不已:“对对对,这就是我娃。”赵明明则搂着父母和姐姐,泣不成声。 第二个家庭 家庭陈设定格在26年前那天 26年了,别人都劝何锋夫妇把房子重新收拾一下,但他们不愿意,土炕、蓝白格床单……所有陈设还定格在1992年5月14日儿子何小方丢失那天。用他们的话说,看着这些,就像孩子还在身边一样。 何小方家门口有一条河,当天中午,母亲在厨房蒸馒头,他要到河里面抓蝌蚪。母亲没多想便答应了。没想到孩子再也没回来。 从民警那里得知有了孩子消息,何锋夫妻俩没敢给周围亲朋报喜。这么多年来,他们在找寻儿子的过程中,从希望到失望,经历了太多。“害怕期待越多,结果却不好。”母亲刘潇喃喃地说。 昨天在认亲现场,刘潇带来了一个粉色白色相间的不倒翁,那是何小方儿时最喜欢的玩具。小何知道亲生父母找到了,也很高兴,用软件把小时候的照片和父亲的照片P到了一起。 何锋说,等儿子安顿好了,要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这次儿子帮着参谋。 第三个家庭 “长命锁”背后的悲情故事 佩戴长命锁,原本是希望保佑孩子长命百岁。但对于葛昭和他的父母而言,长命锁却成了儿子留给一家人唯一的念想。 父亲葛建国每每看见长命锁,都在心里念叨,不知道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小小的锁子,在父亲的一遍遍摩挲中,变得光亮。“孩子丢的时候,还不到四岁。” 1996年5月8日,在永寿县街道药厂十字,葛昭被人拐跑了。他说记得丢失的过程,所以晚上经常会梦到小时候的场景:妈妈面对着家里的红铁门坐着,一边哭一边叫着他的名字。 葛建国两口子日子过得并不富裕,这些年一边攒钱一边找人。 整个相认过程,母亲情绪激动,一直在哭。“好在,孩子终于回来了。”

代军被拐后回到父母身边

第四个家庭 一张保留了26年的寻人启事 “代军,现年四岁,身高90公分左右,长发,皮肤较黑,左眼眉边有碰伤痕迹,缺一颗上门牙……”一张保留了26年的寻人启事,现在纸张都已泛黄。代超英记不清走了多少路,也记不清打听了多少人,唯一不变的就是找到孩子的信念。 代超英以前在武功县医院上班,从单位到家,距离不远。就是这短短的一条线,在1992年10月31日那天,出现了“岔路”。3岁的代军拿着五毛钱去火车站广场买零食,再也没有回来。 留给家里的除了寻人启事,还有一张退了色的照片。孩子丢了后,代超英把照片塑封了起来。 从青海到新疆再到河北,寻人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为了省钱,代超英利用晚上时间走路,尽量不坐车。稍微节省一点钱,就拿去印制寻人启事,不停地散发。 直到代军在认亲现场喊出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辛苦了,我回来了。”代超英再也坚持不住,哭出了声。 第五个家庭 母亲为了“惩罚”自己放弃治疗 因为是在去医院治疗腿疾的路上弄丢的女儿,为了“惩罚”自己,张媛的母亲放弃了治疗,至今扔拖着一条病腿。 1987年8月,张媛的母亲赵琳带着她来西安看病,治疗未果,便准备回兴平。在火车站,赵琳眯着眼睛想打个盹,一会工夫,孩子不见了。那一年,张媛只有一岁半。 慌了神的赵琳找遍了火车站附近的旅馆,光福利院就跑了十几趟。但是,始终没有孩子的行踪。期间,办案民警也一直在努力。 有一次,他们收到线索说孩子可能在河南某地。到现场才发现,那地方连派出所都已经拆了。最终,经过DNA比对,张媛在山东被找到了。 让人高兴的是,如今张媛不仅成了家,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第六个家庭 父亲31年守在原地盼孩子回来 认亲现场,郝笑笑的母亲带了一个信封,里面装有三张孩子的照片。这是31年来,支撑他们的唯一信念。 两口子都是工厂职工,1988年,不到两岁的孩子在厂门口丢失。所以,除了出去找之外,郝笑笑的父亲更多是等待——由于城市规划,原厂已经拆了,四周杂草丛生,但是他一有时间就来这坐着。“万一孩子回来了,说不定还能记得这个地方,知道爸爸在等他。” 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找到了,郝笑笑说他整个人都在发抖,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当天就去了乾县确认。对于未来,他说,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两个家庭都幸福。 提醒: 发现孩子失踪 要第一时间报警 这六个家庭团聚,打拐DNA数据库功不可没。 所谓打拐DNA数据库,一方面由公安机关对丢失孩子报案的家长采集DNA样本,另一方面,对各地在街头流浪乞讨和被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采集DNA样本,再将这些数据录入到专门的全国联网的统一数据库。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接受三秦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公安机关一直保持对拐卖案件的高压严打态势,目前新发案件呈现低发高破态势,发案率在不断下降,破案率和解救率在显著提升。 陈士渠特别提醒,如果父母发现孩子失踪,应当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警方必须根据规定立即立案,开展侦办工作。9个月 陕西共解救被拐卖受害人39名 近年来,我省各级公安机关始终对各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给予严厉打击。凡是发生拐卖儿童案件,公安机关将实行“一长三包责任制”,即由县市区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担任专案组组长,并对案件侦办、查找解救被拐卖人员、安抚被害人家庭等三项工作全程负责到底。孩子没有找到,案件没有侦破,专案组不能撤销。 因此,全省拐卖犯罪案件呈现低发高破态势。据统计,今年1至9月,全省公安机关就已破获各类涉拐案件83起,打掉涉拐犯罪团伙2个,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20名,解救被拐卖受害人39名。仅咸阳市公安局,今年就相继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1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20人。

推荐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