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被拐被骗 > 泪目!被拐离家31年,遂宁男子终回故乡……

泪目!被拐离家31年,遂宁男子终回故乡……

2019-08-08 22:17

11月16日早上,龚小木(小名)抱着2岁的儿子走进遂宁市大英县公安局大门口,没有过多的言语,看着民警帮忙把带回来的行李箱和袋子放进车子的后备箱。他知道,今天,是真的要回到阔别三十一年的家乡,也是真的能见到亲生父母和大哥了,想到这里,他把儿子又搂得紧了些。

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父亲复杂的心情,孩子单纯的双眼望着周遭忙碌着的叔叔阿姨们,奶声奶气对着妈妈说着话。孩子并不知道,父亲被拐,离开家乡的时候,和他一般大。 和哥哥出门玩耍 小木走失 “小木是1987年走失的。”在前去龚小木老家——大英县河边镇星花乡鹿角沟村3社的路上,记者和小木的亲属同乘一车:“具体时间弄不清楚了,但记得是刚栽了谷子,端午前后,小木和哥哥一起到外面耍,途中遭遇了一些变故,意外走失。” “当年我和弟弟一起到我们同村的一家人家里去玩耍,我和弟弟玩了几分钟,在玩耍时听见屋后有鸡下蛋的叫声,这家主人叫我和他的侄儿去捡蛋,我和他侄儿在房后找了一圈,大慨用了2-3分钟回来时就不见我弟弟了。” “我当年只有6岁,当时是在河边派出所报的案,我爸爸叫龚天兴,我妈妈叫杨术兰,都是农民,弟弟小的时候爱吃红薯,一到家或者一吃饭就吵着要吃红薯,我弟弟小的时候和我还有爸爸最亲最好。我叫龚重云,小名木儿,弟弟的小名是小木儿。” 小木的亲属回忆,当时小木走失后,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赶来帮忙寻找,大家分成几批,有的赶往周围最近的车站、县城,有的往山里去寻。“村里有一口大堰塘,当时把堰塘水抽干了,大家手挽着手,站成一排仔仔细细把堰塘翻了个遍,村边上有过水的小‘隧道’,从山里穿过,我们也都组织人进去找,但都一无所获。”

对于龚家人来说,1987年是令人不忍回忆的一年,小木走失,小木的奶奶因为自责上吊自杀,他们的生活从此背负上了说不出的一种沉重。 小木意外就医 警方发现线索 一天天、一年年过去,小木杳无音讯,而龚家人却从没有停止过对小木的寻找。“跟电影里面演的一样,没有哪一天放下这件事,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去寻找,这几年辗转走了好些地方。”为了找到弟弟,这些年,龚重云和父母经历了无数的困难,然而奔波、大笔的花销都不算多难熬,最让他们感到痛苦的是每次有一丁点消息,大家心里燃起却又一次次熄灭的那点希望。 今年,龚天兴70岁了,在一周之前,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见到小儿子,看看当年那个肉嘟嘟的小娃娃如今长成了什么样子,他过得好吗?他长得像自己吗?这些问题,在老人的心里盘桓了很多次。 然而,这三十一年的漫长等待和苦寻,终于在11月7日这一天得到了准确结果。 11月7日下午5:49分,龚重云接到大英县公安局民警打来的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像一声炸雷,让龚重云懵了好久。“警察告诉我,弟弟找到了,这次是真的找到了。”描述起当时的情景,龚重云依然有些激动:“我赶紧给爸爸打电话,但是电话接通了,我却说不出话来。” “小木走失以后,公安机关多次采集小木亲属DNA入库,但一直没有对比出来结果。”出发前,大英县公安局副局长徐佳友讲起了公安的确认经过:“一直到今年,龚小木因为一次意外事故报警,DNA数据入库,滚动比对出了相近似的结果,我们立马派人去北京找到了龚小木。” 10月9日,国庆假期刚结束,大英县公安局的民警赶到北京,和龚小木面对面进行了沟通。“之前偶然听邻居议论过我不是我养父母亲生的孩子,当时还小,以为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一开始得知找到了,并不想去认亲。”小木告诉记者:“但是大英公安局的警官们专程来了北京,给我讲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感谢他们,让我知道了我的家人从来没有放弃寻找我。”得知实情后,小木积极配合民警采血,归心似箭。 10月15日,遂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鉴定书,鉴定意见表明:龚天兴、杨术兰为龚小木的亲生父母。

小木回乡 阔别三十一年的重聚 “各位亲人,开车注意安全,我们现在从河边出发。”11月16日上午,河边的场镇上停着长长的车队,拉起了“感谢公安民警”、“欢迎龚小木回家”字样的横幅。这些车都是龚家的亲朋好友自发开来迎接龚小木回家的,对于他们来说,小木回家是件大事。

星花乡信用社门口,一辆红色马自达轿车上,龚天兴和杨术兰已经焦急地回望了很多眼,龚重云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走到警车旁边透过车窗寻找着弟弟的脸。终于,小木在民警的指引下来到了哥哥身边,一个对视,兄弟两抱头痛哭,龚天兴和杨术兰也从车上抢下来,紧紧的和两个孩子抱在一起。泪水打湿了一家人的脸,这里面应该有着痛心,有着喜悦,有着很多说不清的复杂情感,人们安静地看着这家人的重逢,不少民警和亲属也悄悄抹起了眼泪。 短暂的认亲之后,车队缓缓行驶上了乡间小路,来到龚家的老屋前,这里早已聚集了一大批村民。从停车的地方走到龚家门口还有一百来米距离,这一路上都放着鞭炮,一家人的脸上有了些微笑。 半路上,龚重云叫来自己的孩子,推到小木儿子面前,让他叫弟弟,两个孩子都不怯生,脆生生地打过招呼,相视一笑,就牵起了小手,自顾自玩开了。三十多年前,龚大木和小木,或许也是这般情景,时间带走些什么,也总会带来些新的。 在龚家老屋前,大英县公安局民警当众宣读了鉴定书,龚家人也给民警们献上了锦旗。随后,村宴开席了。

“为了庆祝小木回来,摆了二十多桌,大家免费来吃,也不收礼,表达我们的喜悦和大家为这件事给我们家的帮助。”屋外,龚重云挂着淳朴的笑,招呼着客人们吃好喝好,屋里,龚小木带着妻儿和父母围坐在一起,杨术兰坐在儿子旁边,怕儿子长期说普通话听不懂四川方言,她盯着儿子的脸逐句逐句慢慢解释,满是皱纹的手紧紧地攥着儿子的手,一直到开席才松开。在亲人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龚小木悄悄对记者说:“虽然没有对这里的记忆,但我有回家的感觉。” 记者手记: 在酒席间有人问到龚家族谱,杨术兰走进里屋翻了一阵,拿出一本有些年代感但干干净净的族谱,老人家一下子就翻到龚小木那一页,上面“备”栏写着:1987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点许,被别人拐卖离家。随后,老人拿出笔,让经办案件的警察添上新的注脚,民警推却不过老人家的热情,于是提笔在这行字下写上了另一行:于2018年11月16日10时(农历十月初九)回家与家人团聚。 据警方介绍,虽然龚家人已经团聚,但警方会继续对这起拐卖案进行侦破,因年代久远,证据不足等,侦破工作会有一定困难,但依然会竭力办案,让将拐走小木的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 记者离开这一家人的时候,龚大木正领着小木和弟媳送别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兄弟两站在人群中,相似的脸庞上有幸福的笑容荡开。龚天兴在堂屋里陪着几个老辈子喝酒聊天,已有些佝偻的老母亲牵着第一次见面的小孙子,正从堂屋里出来,淅沥沥下了大半天的雨小了几分,天空又亮了几分。

推荐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