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寻人启事 > 驱车一天两夜 被拐28年的邓三娃终于回家了

驱车一天两夜 被拐28年的邓三娃终于回家了

2019-07-14 09:04

“邓三娃”是个普通人,一辈子都比较淡定,很少有这样(打横幅)的冲动。不过,前不久,他却打了一副红彤彤的横幅,上书“开州我回来了”。 进开州城前,他把这横幅展开,斜挂在爱车一侧,似乎想告诉每一个故乡人:失散28年,邓三娃回家了,并将要在家乡跨一次年。 28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回家,一天两夜间,驾车飞奔1500多公里,车上坐着老婆和两个孩子。车启程这头,连着他的养父,抵达那头,连着他的生父。 过去28年就像没根的树 “邓三娃”这个名字,并非他户口簿的名字,养父姓郭,江苏人,他随养父上的户口。他今年已三十有余,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 不过,顶梁柱却一直有一个心结:打记事起,他就隐隐约约地知道,自己并非江苏人,而是来自一个遥远的、名叫“大堰”的地方。 邓三娃的生母在他很小时就过世了,老人家临走时没来得及跟他说什么,不过,对于他的身世,也没有隐瞒,只是说“和你爸爸(生父)吵架了,跑出来了。”从生母及养父提供的线索看,邓三娃是28年前与老家、生父失散的,那时候,他只有2岁多,被人骗后,才到了江苏,并一直生活在养父家。 生母亲留下的唯一线索便是,他们来自一个叫“大堰”的地方。 打13岁起,邓三娃便开始外出打工。打工期间,他惦记寻亲的事,打听到四川有多个叫大堰的地方,便开始搜集信息。 各种搜集资料,辗转寻找,不过,因为资料和线索有限,始终无法确定到底是来自四川哪里,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是来自重庆。 直到2012年,他才把目标锁定在四川绵阳附近一个叫大堰的地方。他几乎每年都会来绵阳,一呆十天半个月,“只要有一丝希望,都去找了”。 他回忆,最后一次到绵阳是2018年8月份,把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依然无果,一度陷入绝望。转眼间,这28年都是这般动荡着,像没根的树,飞奔着,想找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独自寻亲路简直一波三折 这次回家,也是邓三娃失散后第一次踏上重庆的土地。在这之前,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是重庆开州人。 “我几乎把大堰这个地方的每一个村都翻了个底朝天,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他最先想到的是到派出所求助,可是信息模糊,民警没有帮到他。 邓三娃索性决定自己去找,他打听到当地人赶集的地方,就去一个人一个人问,大家伙提供了很多线索,一一核实以后,都不是自己的亲人。 在寻亲的过程中,江苏邻居一位老人还提供了一条线索:他曾为邓三娃生母写过一份信。当时邓母提到,邓三娃有两个姐姐,还有个瘸子舅舅,好像叫“邵兆成”。 凭着这些信息,他不断地寻找,期待能有所突破。 “我给当地人留了我的电话号码,多年不换号,只要他们打电话给我,说一点点相似信息,我都马不停蹄地赶过来。” 不过,一次次奔波最后都成了空,他心头一次次失落,近乎绝望。 不时也有不同的声音。 “好好过日子得了,你有一个自己的家庭,老人和娃都指着你呢。”“既然找过了,找不到,这也是命运使然,一直找下去,影响正常生活就不好了。” 这些人认为,邓三娃上有老下有小,肩负着家庭责任,这样出去十天半月,花了钱不说,也耽误正常的家庭收入。 邓三娃很小就出门打工,没啥文凭,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厂里的技术骨干。到现在,他已经是厂里的技术顾问,养家糊口没问题,但也未必经得起经年累月的折腾。 邓三娃还记得2018年8月那次,他孤身一人,把所有线索都核实完以后,寻亲依然无果。恰巧遇上暴雨,飞机、汽车、火车均已停运,困顿至此,这个平日里淡定的汉子不禁痛哭流涕。 “当时,我就从内心告诉自己,这次找不到,我就不找了。”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停止寻找。 帮他母亲写信的老人建议他,把目光从四川往出去转移,他隐隐记得,这个信似乎是寄往开县还是万县(现撤县设区更名为开州和万州)... 这则信息,让邓三娃大吃一惊。2018年9月3日,他将这些信息登记在寻人的网站上,寻亲志愿者迅速介入。 血液比对过程是种煎熬 由于邓三娃提供有部分地名,在多名志愿者的努力下,很快便查到了92年原开县“撤区并乡建镇”时,大堰乡、乐园乡及温泉区公所合为温泉镇。 开州本地的志愿者实地寻人,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们开始在这一带寻找符合此特征的人。 辗转之下,历时数月,志愿者前往温泉镇东平社区(原大堰乡范围),终于找到了疑似邓三娃父亲的村民邓尤才。 邓尤才讲述:28年前,妻子肖某与他吵架,遂带着三岁的儿子离家出走...而肖某有个弟弟名叫肖兆成,腿部也有残疾。 妻儿离家之后,邓尤才到处寻人,附近区县都找了个遍,甚至去过新疆、广州等地寻人。至今,邓尤才仍未再婚,苦等妻儿... 这段时间,邓三娃一直用微信或电话跟志愿者联系。“他们告诉我,目前只是疑似,还在进一步确认,弄得我心急如焚。” 邓三娃上班的地方有噪音,他就每天给志愿者发微信。志愿者这边也无法给出确切消息:邓尤才的血液样本被送至开州打拐办,送专业机构检测,再据此确认父子关系。 大家都在等待中煎熬,其中,以邓三娃为甚。 好消息:终于找到生父 2018年12月25日,好消息终于传来:确认父子关系。 收到信息时,邓三娃正在工厂上班。“听到手机响,我隐隐感觉是(和寻亲有关的信息),但不知道是不是确认父子关系,万一不是呢,高度紧张。” 得知自己的生父找到后,邓三娃非常激动,他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赶回老家,跟生父团聚,一起过2019年的元旦。 妻儿也一同前来,妻子对于他寻亲一直是支持的,孩子还在懵懂的年纪,他们只是简略地说,到开州去见爷爷,在江苏的是将父亲养大的爷爷,在开州的则是生下父亲的爷爷。 收拾停当以后,12月28日傍晚,邓三娃带着妻儿,星夜兼程,一天两晚,急驶1500多公里,于29日深夜抵赴开州。 那副“开州我回来了”的横幅,是他事先准备好的。走进开州城时,邓三娃将实先备好的横幅贴在车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30日上午,在志愿者的陪伴下,邓三娃从开州城区出发,向着故土而去。当天上午10时30分,在一片爆竹、锣鼓中,他看到老父亲。 离家时太小,邓三娃对于父亲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但见到父亲,他还是一眼认出来,虽然平素话不多,他还是暗暗感慨:父亲看上去太苍老了,比起想象中,老父亲头发胡子都白了很多。 对于故乡的印象也很模糊,几乎记不起来什么。不过,有两样还存留他的记忆中:一是在某处石堆里摔倒,似乎还摔伤了;二是头顶有飞机飞过,那是人生中第一次听到小伙伴喊“飞机来了”。 28年的寻找,如今终于找到了。邓三娃认为,这“总算对自己是有个交代,所有的努力、所有好心人的帮助,都没有白费。” 因为两个孩子要上学,在开州与生父及家人呆了四天以后,他们驱车踏上了回家(江苏)之路。 邓三娃邀请生父过去他生活的地方看看,生父觉得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婉言拒绝了。 邓三娃告诉记者,靠着多年的积蓄,他在江苏买了房,将于今年6月装修完毕,届时,他将接生父过去。 生父这边还有姐姐,也有自己的生活,如果老人不习惯,邓三娃也尊重老人意思,多回来看看老人。他说,“我也就是个普通人,只能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孝顺生父、养父。”

推荐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