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寻人启事 > 出生10个月后母亲离家出走 儿子所在管教所帮忙

出生10个月后母亲离家出走 儿子所在管教所帮忙

2019-07-16 21:33

母子19年未谋面,相见却在高墙中

12月21日,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在管教民警的帮助下,刘明和母亲相见。 一次思想汇报中,19岁的犯人刘明(化名)无意透露想见母亲的想法。 出生10个月时,刘明的母亲因无法忍受家暴离家出走,从此一去不复返。他从小由爷爷奶奶养大,性格孤僻,沉迷网络。15岁时因没钱上网,持刀抢劫被判5年。为帮他改造,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以下简称“未管所”)管教民警辗转多地,耗时一个多月,帮他找到失联19年的母亲。 12月21日,未管所会见室里,母子相见,甚是陌生,四目相视,无言以对。临别时,有人提议母子俩拥抱一下,但均被两人拒绝。刘明说,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见母亲。 见到母亲他沉默不语 12月21日,未管所会见室。刘明戴着手铐,不安地站在门口,低头斜睨着沙发上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也略显不适地抬头望了一眼他,随即扭头,叹了一口气,“陌生人了”。 管教民警樊辉明说,一年多前,刘明在思想汇报中流露出想见母亲的想法。“倒不是想认亲,他只是想知道谁生的自己。”也是在刘明入狱后,樊辉明才得知,他是父母的非婚生子,出生10个月,母亲就离家出走,一去不返。 见刘明一直站在门口不动,樊辉明赶紧招呼他坐在母亲李梅(化名)身旁。刘明走过去,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李梅,坐在沙发的最右端,李梅则坐在最左端,中间空出一片。 坐在他们对面的樊辉明看着刘明,一拍大腿,“忘记给你介绍了,这是你的亲生母亲,昨晚坐火车从上海过来看你的。”转而,他又向李梅介绍刘明,“这是你儿子,你看,你们长得挺像的。”但刘明像往常一样,低头沉默不语,之前话还很多的李梅也一句不说。 民警帮忙寻找母亲 李梅说,她之所以离开这个家,是因为无法忍受刘明父亲的家暴。“他三天两头打我,下手不分轻重。”李梅说,如果自己再不逃走,肯定会被打死。“以前的事我一点都不想回忆,是我一辈子的阴影。”离家后,李梅远赴上海打工,与过去彻底切割。 李梅出走后,刘明的父亲也远赴广东打工,甚少回家。刘明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樊辉明说,刘明刚入狱时,凡事以沉默应对,“问他什么都爱搭不理,也不配合民警管教”不止如此,刘明对任何人都不信任,总觉得有人会害他,“有人跟他开玩笑,他都会跟人打一架”。因入狱前期表现不好,经常惹事,刘明日常表现不断被扣分,影响了减刑。 得知刘明想找母亲后,樊辉明觉得这可以帮助他改造,便决定帮他寻亲。他们先找到刘明的父亲,不过对方早已和刘明的母亲没有联系,只知道她是湘西某县城的人。当管教民警循着地址找到村里时才发现,李梅早已不在村中,家里只有她的老父亲。 对于女儿早年的遭遇,老父亲显得格外激动,坚决不透露女儿的去向。无奈下,管教民警只能请村支书帮忙,辗转联系到跟随李梅一起在上海打工的弟弟,也就是刘明的舅舅。通过刘明舅舅的劝说,李梅才同意前往长沙,见自己19年未曾谋面的儿子。 理解母亲当年的选择 之所以不想见儿子,李梅更多是担心自己目前的生活受影响。 远赴上海打工后,李梅重新组建家庭,生了一个儿子,目前7岁。对于自己的过往,以及儿子刘明,她没有告诉现任丈夫。李梅说,自己逃离时,曾想将刘明一起带走,但自己势单力薄,无法养活两个人,只能将他留在老家,“我看他爷爷对他很好,才放心离开”。对于刘明成长过程中亲情的欠缺,李梅坦承自己对刘明心有歉疚,无法弥补,“但这一切都发生了,现在只能向前看”。 听完母亲的遭遇,樊辉明问刘明是否同情母亲的境遇,以及理解她当初的选择时,沉默不语的刘明点了点头,低声说:“我不怪她,出去后也不会打扰她现在生活的。”樊辉明说,按照刘明现在的表现,他最快将在2019年下半年出狱。

推荐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