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商业调查国内私人侦探行业探秘:曾有从业者被殴致死

国内私人侦探行业探秘:曾有从业者被殴致死

时间:2017-12-01 17:04

国内私人侦探行业探秘:曾有从业者被殴致死

“中国第一私人侦探”孟广刚。摄于2004年3月。


国内私人侦探行业探秘:曾有从业者被殴致死

  上图:私人侦探的部分工作设备。摄于2003年8月。下图:2002年11月,某私人侦探正在寻找一位失踪少年。


  私人侦探成了“二奶”克星

  在调查过程中,他们经常使用窃听、偷录等非法手段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路琰

  乔装打扮、神出鬼没,总能想方设法拿到旁人拿不到的资料,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事实——这些人,就是一直笼罩在神秘面纱下的私人侦探。2010年9月1日,“东方摩斯商务调查中心”的两名私人侦探,因接受委托进行婚外恋跟踪拍摄业务,查询他人的银行账户、房产等隐私信息,被带至海淀法院受审。这是我国司法机关首次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这一新罪名追究私人侦探的刑事责任。这则新闻,让不少人大感意外——私人侦探,难道一直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扎进人堆就找不着

  在一位律师朋友的引荐下,赵晓(化名)终于答应和记者见上一面,前提是,他不愿谈的话题一概不谈,且记者不能追问。见面地点,就定在北京某商务大厦的咖啡厅。

  第一次见面,记者心头一惊: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穿着分不出颜色的破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球鞋也脏兮兮的。眼前这个中年男人难道就是朋友口中老练的私人侦探?赵晓看出记者的疑惑,笑嘻嘻地解释:“我刚才在办案子,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赶过来了。你等我一下,就10分钟。”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写字楼:“我们公司就在那边。”他委婉地拒绝了记者一同前往的要求,迅速消失。不一会儿,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到记者面前。这便是赵晓的另一副面孔。他刮去胡碴,换上T恤衫和干净裤子,背上斜挎包,戴上黑色框架眼镜,一扫之前的沧桑、疲倦。

  记者的打量,让赵晓很不习惯——平日里,都是他观察别人。若不是前后形象差异太大,他倒真没什么特别之处,中等身材、相貌平凡,扎进人堆就找不着,可这正是成为私人侦探的基本要求。“太丑或太好看都不行,不能有特征,”他指了指记者,“你就不适合,太瘦了,别人容易记住,跟踪时不占便宜。”

  在私人侦探这一行,赵晓算不上老资历。2004年,当过侦查兵的他经人引荐,进入一家调查公司上班。“很多调查公司不会公开招聘员工,更愿意由朋友介绍。这样,一方面能知根知底,一方面也防止被别人探查和卧底。”

  赵晓告诉记者,私人侦探其实是个“舶来行业”。曾任某反贪局检察官的著名私人侦探郑刚也介绍说,19世纪初,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程度的日益提高,西方一些国家贫富分化日渐严重,涉及公民财产与人身安全的犯罪也与日俱增,警察却很难有足够精力迅速解决此类问题。为个人提供保卫及调查服务的民间专业人员——私人侦探,便是在这种环境下应运而生的。

  郑刚说,世界公认的首位私人侦探当属19世纪上半叶法国的弗兰西斯•尤根•维多克。他是一位化装大师:曾假扮成商人寻找盗贼团伙;还曾装扮成步履蹒跚的年老绅士,赢得罪犯妻子的同情和信任……1834年,维多克创办了世界上第一个私人侦探性质的咨询机构。他还是世界上最早研究反犯罪技术的人,其研究成果后来广为联邦调查局所使用,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法国小说家雨果等,都曾以他为原型创造了作品中的私人侦探形象。

  中国私人侦探的发展则始于1992年。那年11月11日,上海《新民晚报》社会版刊发新闻《大侦探办起民间侦探所》,报道了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刑侦专家端木宏峪退休后开办全国首家私人侦探机构——“上海社会安全咨询调查事务所”的事情。不过,事务所只办了不到一年便匆匆关门。如今,提起“中国第一私人侦探”,人们更多地想到的是孟广刚。1993年初,他辞去沈阳市某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成立了一家名为“克顿调查事务所”的侦探机构,并坚持至今。

  赵晓说,最初,干私人侦探的多是端木、孟广刚这样的退休警察、退伍军人或律师,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被这一行的丰厚利润吸引,许多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加入进来,从业人员才越来越杂。

  婚外情调查收费从几千到上万

上一篇:【御泰侦探】事务所致力于: 四川私家侦探调查
下一篇:山西:“寻人启事”原是厂商广告